全面二孩政策今年正式落地,越来越多的家庭考虑生育两个宝宝。那么,“家有两宝”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昨日,一份在广州发布的二孩家庭网络调查报告显示,多生育一个孩子之后,一半家庭的花费增加2000元以内。此外,困扰二孩家庭的因素还有育儿压力、家庭矛盾等。

本次针对二孩家庭所做的网络调查由广东新闻广播《二孩妈妈必修课》、母乳爱志愿服务队及微信公众平台“我要生二胎”联合发起,由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提供指导,共1.2万个二孩家庭参与调查。调查发现,困扰二孩家庭的最大因素原来不是经济压力,近60%的二孩家庭表示,二孩带来的经济压力“一般”,或者“很小”。调查显示,多出一个孩子之后,一半家庭的花费增加2000元以内,花费主要用于购买食品和尿布等日常用品。同时,65%的家庭表示,两个孩子的花费低于家庭月平均可支配收入的三分之一。母乳爱志愿服务队队长徐靓就在活动上透露,多位母乳喂养二孩的母亲表示,二宝的月均消费仅三四百元,除了尿布之外几乎没有花费。

不过,仍然有超过70%的受访二孩家庭认为,生育两个孩子的首要条件是“要有钱”。调查数据显示,接近一半的二孩家庭背负着房贷,四成的二孩家庭正考虑换房或换车。也就是说,任何二孩带来的花销都不大。“孩子本身并不是多大的经济负担,要说经济负担,没有什么比房子更重。”调查执行人朱昱子说。

调查发现,二孩带来的最大压力其实是“育儿难”。超过一半的二孩家庭表示,“1+1大于2”。二孩妈妈卓妮表示:“如果养一个孩子的难度是100的话,养两个孩子的难度就是100乘100。光处理两个孩子公平的问题就已经很伤脑筋了。”对此,二孩家庭会产生新的问题:小到老大老二争风吃醋、两个孩子睡前抢妈妈,大到出现“争姓”“争养”等情况,都可能引来家庭风波。

她举例说,曾有一位二孩妈妈在新媒体平台留言,倾诉娘家和婆家争夺二宝跟谁姓的问题。娘家称如果二宝不跟姥爷姓,就要将女儿逐出家门;而婆家也表示,如果二宝随外姓,也要将媳妇和二宝逐出家门。朱昱子表示,出现此类问题的家庭多数是娘家的独女,非常盼望女儿能再生一个延续自己的姓氏。

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分析认为,全面实施二孩政策符合全社会的期盼。但要将好的政策落到实处,存在诸多现实的矛盾和困难。从社会方面来看,存在着男女性别平等、社会福利公平等问题;从单位来看,存在着人力资源配置、岗位设置安排、工作连续有序等问题;从家庭来看,存在着养育孩子与工作冲突、养育经济成本较高、养育时间分配紧张、夫妻以及家庭成员之间矛盾、孩子之间矛盾等问题。董玉整认为,依靠个人或家庭克服所有的困难力量不足,需要政府提供各方面的政策支持。